Go to Contents Go to Navigation

韩联社评选2021年韩国十大新闻

滚动 2021年 12月 18日 09:00

韩联社首尔12月18日电 韩联社评出2021年韩国十大新闻如下:

一、新冠疫情持续两年 暂停分步复常措施

去年1月20日韩国境内出现首例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确诊病例以来,疫情持续近两年。去年2月至3月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出现大量确诊病例,境内疫情陷入第一波大流行。继同年8月始于首都圈的第二波流行、11月至今年1月的第三波流行后,7月爆发第四波流行。近期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猛增到7000多例,重症患者近1000人。

尽管疫苗接种率已达80%,但完成全程接种后仍然确诊的突破性感染病例层出不穷,且老年重症患者激增,首都圈的重症患者病床使用率达90%,医疗系统不堪重负。韩国11月起转入“分阶段恢复日常生活”模式,放宽防疫措施,但确诊病例和重症患者有增无减,政府因此决定暂停复常,重启社交保持距离措施。

8月27日,在江原道华川郡卫生站,一名居民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韩联社

二、“MZ世代”崛起为社会各界带来新变化

“MZ世代”(80后和90后)在数字环境中成长,有望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引领潮流,但楼市价格攀升和低就业率却带给他们无尽的失落。今年8月的待业青年人数同比增加5.3万人,创下开始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值。随着贫富差距越来越深化,年轻人带头掀起举债投资热潮。

“MZ世代”还对政界带来不少影响。执政阵营人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执政方式引发年轻人群众怒,导致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4月的地方再补选中失利。没有议员经历的李俊锡6月当选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党首,这是韩国宪政史上的执政党及最大在野党首次选出30多岁的党首,意味着政坛开始掀起新旧交替之风。

资料图片:求职人员查看招聘启事,摄于11月1日。 韩联社

三、韩国综合股价指数破3000点大关

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今年1月6日盘中一度首破3000点,次日收盘价(3031.68)突破3000点。这是KOSPI自韩国1956年开始股票交易以来时隔65年、自1983年1月4日起始以来时隔38年首次突破3000点大关。

这主要归功于散户投资者的力量。受疫情影响,去年3月KOSPI跌破1500点。散户开始大量买入股票,拉高股指。截至今年12月初,散户净买入7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772亿元),为KOSPI走高创造了条件。专家分析称,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时期,KOSPI指数一路下滑后反弹,从中积累经验的散户开创了“3000点时代”。

资料图片:1月7日,KOSPI以3031.68点收盘。 韩联社

四、楼市政策不力致房价飙升

继去年后,今年楼市价格仍大涨,令无住房者忧心忡忡。据韩国房地产院发布的数据,今年前10月楼市价格上涨8.93%,已超过去年全年增幅(5.36%)。政府今年继续加强楼市管制,并加征房产税,但30多岁人群的购房热潮未平息。政府虽于2月4日发布住房增供方案,但在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职员违规炒地事件影响下黯然失色。

政府曾预测,重课多套房业主转让税和综合房地产税将促使其出售住房,进而增加供应量。然而多套房业主多选择了向子女赠与房产,出乎政府预料。但进入下半年后,市场普遍认为楼市价格已经达到顶峰,加上政府推出家庭负债管控对策,楼市价格增势有所放缓。

资料图片:从首尔南山瞭望龙山和瑞草区,摄于11月22日。 韩联社

五、朝野大选候选人接受检方和公调处调查

朝野两大党的第20届总统选举候选人都成为检方和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公调处)的调查对象,这将给大选结果带来何种影响引发关注。

有媒体报道2015年京畿道城南市大庄洞开发项目的投资方获取巨额收益,检方开始调查该案并控告前城南城市开发公社企划本部长刘东圭(音)等四人。在野党方面质疑当时担任城南市长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牵涉其中。

检方还调查国民力量总统候选人尹锡悦妻子涉嫌操纵进口车销售代理商股价案。公调处目前正在立案调查与尹锡悦有关的4起案件。尹锡悦涉嫌对基金管理公司“OPTIMUS”资产运用诈骗案调查不力,妨碍调查,起诉涉嫌教唆伪证陷害前总理韩明淑的检察官,指使检方控告执政阵营人士,介入大检察厅调查情报政策官室制作并传播记录37名法官的毕业学校、主要判决和口碑的文件。

资料图片:检方和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 韩联社TV供图(图片严禁转载复制)

六、虐童屡禁不止 跟踪缠扰暴力化

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郑仁养母虐童致死案”使韩国社会高度警惕虐待儿童犯罪,但类似悲剧今年仍然接连不断。2月,京畿道龙仁市一对夫妇以管教为名反复殴打10岁外甥女,放进浴缸上“水刑”致死。据警方调查孩子被打20多次,上刑2次。夫妻俩一审被判有期徒刑30年和12年,正在接受二审。同月,京畿道水原市不到一个月大的新生儿头部遭到父母戴着戒指的“凶手”敲打身亡激起公愤。4月,京畿道华城市被领养的33个月大女婴因“不听话”被养父多次用鞋拔等殴打致死,养母见死不救,养父已被逮捕起诉。

《跟踪缠扰处罚法》10月生效,但跟踪缠扰犯罪日益残忍。一审判无期徒刑的金太铉(音译)3月玩网游结识女玩家,以拒绝联系为由跟踪至家中,将女玩家及其妹妹、母亲全部杀害。在首尔市中区,申请警方人身安全保护的女子遭到跟踪缠扰男子袭击,尽管使用智能手表报警,仍然被杀。在首尔市松坡区,一名跟踪缠扰受害女子在人身保护令下达4天后家人被加害者杀害。因此舆论批评《跟踪缠扰处罚法》和人身保护令形同虚设,警方这才亡羊补牢,决定采取收监、改善人身安全保护制度等措施。

资料图片:2021年7月14日,杀害20月大亲生女儿的90后父亲出庭接受逮捕必要性审查。 韩联社

七、军队性丑闻不断 官兵接力抱怨伙食差

5月,空军性骚扰案受害者李某女中士轻生,家属质疑军方调查不公,之后国防部检察团着手重查。韩国在建军以来首次特别任命军队检察官办案,空军在成立以来遭遇最大规模的人事问责和调查风波。韩国总统文在寅亲自指示组建改善军营文化的民官军三方联合委员会,提出端正不正之风的课题。然而,8月海军也有女士官在举报性骚扰后轻生,类似事件此起彼伏,军队自我净化能力备受诟病。

4月,因预防新冠被隔离的韩军官兵在社交平台发帖揭露伙食不如监狱后,多个部队官兵怒晒餐盘接力抗议。忠清南道论山新兵营限制如厕时间的过度防疫也引发争议,军方应对迟缓,终于出台改善伙食的举措。

资料图片:2021年6月8日,韩军性暴力咨询所主任公布最新案情。 韩联社

八、韩流文化热潮席卷全球

今年,防弹少年团领军的韩国流行乐、《鱿鱼游戏》等韩剧、《米纳里》等韩片掀起韩流文化热潮。防弹少年团5月发表的《Butter》连续10周登顶公告牌主榜之一的百强单曲榜,防弹还凭借《Permission to Dance》和《My Universe》登顶单曲主榜,今年称霸单曲榜累计12次。他们于新冠爆发2年后首次在洛杉矶举办线下演唱会,吸引21.4万多名歌迷捧场。他们还在美国三大音乐颁奖礼之一的全美音乐奖(AMA)上斩获最高奖和三冠王。

韩裔美籍导演李·以萨克·郑的自传电影《米纳里》吸引全球眼球。该片讲述上世纪80年代移民美国南部阿肯色州农场的韩人家庭的故事,去年在圣丹斯电影节(日舞影展)获得评审团大奖和观众奖后,开始受到关注,先后斩获美国电影学会(AFI)年度十佳电影、金球奖最佳外语片、评论家选择奖最佳外语片等112个奖项。片中饰演奶奶的尹汝贞成为首位韩国籍奥斯卡最佳女配角。

奈飞原创韩剧《鱿鱼游戏》更是风靡全球。该剧描述一群走投无路的人拼命争夺45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奖金的生存游戏,李政宰、朴海秀、郑浩妍、吴永洙等人参演。该片斩获美国人民选择奖、哥谭奖等奖项,还获得明年1月颁发的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剧集、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3项提名。

资料图片:2021年11月1日,在《鱿鱼游戏》大头娃娃亮相澳大利亚悉尼。 韩联社

九、全自研韩式运载火箭“世界”号首射

韩国自主研制的“世界”号(KSLV-II)运载火箭10月21日下午5点在全罗南道高兴郡罗老宇航中心进行第一次发射。“世界”号长47.2米,重200吨,第一级火箭由4台75吨级推力的液体燃料发动机并联形成300吨级推力。第二级、第三级的发动机推力分别达到75吨级和7吨级。当天第三级火箭搭载1.5吨的模拟卫星发射升空,完成所有飞行程序,但第三级火箭熄火早于预期,未能将模拟卫星送入预定轨道。专家普遍评价,“世界”号未能完成最终使命,但技术上接近成功。

韩国2010年3月开始研制“世界”号,在11年7个月的时间里投入近2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7亿元)之巨。从设计、制作、试验到发射运营,全程实现技术自主可控,使韩国运载火箭技术水平更上一层楼。科技部和宇研院将同民间企业一道在2027年前共进行4次“世界”号发射,不断锤炼韩式运载火箭。

2021年10月21日,“世界”号运载火箭点火升空。 韩联社

十、韩前总统卢泰愚和全斗焕去世

血腥缔造韩国悲剧现代史的前总统卢泰愚和全斗焕以一月之差双双病亡。第十三届韩国总统卢泰愚于10月26日去世,享年89岁。卢泰愚因前列腺癌和小脑萎缩症等痼疾长年卧床不起,终因病情恶化在首尔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途中结束一生。28天后的11月23日,第十一、十二届总统全斗焕也去世。这一天恰好是他33年前远离俗世,遁入江原道麟蹄郡百潭寺的那一天。

全斗焕和卢泰愚同为陆军军官学校第11期学员,伙同军队内部秘密私人帮派形成新军部势力,于1979年12月12日发动叛乱篡权上台。全斗焕控制政局后颁布戒严令,将1980年的“首尔之春”民主浪潮扼杀在萌芽中,并血腥镇压五一八光州民运。

1987年1月14日,朴钟哲遭刑讯逼供殉难,民主浪潮再度席卷全国,史称“六月民主抗争”。时任民主正义党籍总统候选人卢泰愚承诺直选下届总统,在1987年体制下成为第一个直选上台的总统。全卢二人因军事叛乱、开枪镇压民运、违法藏富等罪名双双锒铛入狱,1997年被时任总统金泳三特别赦免。(完)

资料图片:全斗焕(左)和卢泰愚 韩联社

yongjoo29@yna.co.kr

knews@yna.co.kr

【版权归韩联社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复制】

主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