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Go to Navigation

拜登重用韩国通 对朝政策何去何从

滚动 2021年 01月 27日 14:30

韩联社华盛顿1月26日电 美国新政府负责对韩外交安全事务的决策阵容初显轮廓。美国新一届政府外交安全团队的一大特色是云集亲自处理过韩半岛事务的专家。据悉,总统拜登本人也延续前届政府将朝核问题作为优先外交课题,因此重新制定的对朝战略何时步入正轨备受关注。

新政府上台后,主管对韩关系和对朝事务的外交国安大员开始履职,关键职位也陆续充员。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的人选尤其引人瞩目。杰克·沙利文出任领导NSC的国家安全顾问。新设的印太协调员一职由库尔特·坎贝尔担任,埃德加德·凯根成为新政府首任东亚暨大洋洲事务资深主任。

NSC是统筹对华、对俄、对欧等全球外交安全政策的总统幕僚机构,但上述要职都由熟悉半岛问题的“韩国通”担任。沙利文曾担任国务卿幕僚长和副总统国安顾问,有处理对朝事务的经验。坎贝尔曾任分管韩半岛等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凯根供职于驻华大使馆时参加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在奥巴马政府的国务院专门负责对韩事务。

国务院更是群集韩半岛专家。当地时间26日提名获批的国务卿布林肯是奥巴马政府后期的常务副国务卿,深度介入制定对朝“战略忍耐”政策。被提名为常务副国务卿的温迪·谢尔曼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国务院对朝政策协调官,陪同国务卿访朝会见朝鲜时任国防委员长金正日。

前驻韩大使星·金(前译金成、金星)代行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职务也值得关注。他是历任副助理国务卿、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六方会谈美方团长的朝核专家,2018年曾参与筹备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他能否摘掉“代理”的帽子正式成为助卿,还有待观察。布鲁金斯学会专门研究韩国的客座学者正·朴获任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副助理国务卿,她作为总统职务交接委委员帮助拜登接管政权。

五角大楼方面,劳埃德·奥斯汀的防长提名已经获准,并开始履职。奥巴马政府时期参与实施“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政策的凯瑟琳·希克斯被提名为副防长,也引人关注。

拜登政府已经预告将以不同于特朗普的思路处理韩半岛问题。白宫发言人珍·普萨基22日表示,仍然十分关心遏制朝鲜。但从布林肯所谓“重新审视全盘思路”、普萨基所谓“将从彻底审视政策入手”的措辞来看,新官上任未几,形成具体政策尚需时日。

韩国希望继承并发展朝美新加坡协议等特朗普政府的成果,但拜登政府似乎仍持“还需研究”的原则性立场。不过,整个外交安全团队无疑持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扬弃“自上而下”靠首脑拍板的特朗普式谈判,更重视从工作层级“自下而上”的谈判方式。新班底普遍认为,特朗普热衷一对一谈判,冷落了第三方,因此拜登的外交安全班底标榜多边主义,不仅征求韩日等盟友的意见,还会顾及中俄等周边国家的感受。

有人认为拜登政府定调对朝政策需要几个月时间,但也有人预测拜登政府将迅速梳理立场,争取有所作为。坎贝尔就在获得提名前的上月初在智库的演讲中指出,美国政府应尽早确定对朝政策,释放明确信号。他可能认为一旦朝鲜在美国新政府打磨好政策前抢先挑衅导致朝美关系恶化,局面就难以收拾,因此应尽快实行对朝接触战略。

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已经在年初举行的劳动党八大上提出“以牙还牙、以李报桃”的原则,要求美国取消敌对政策。金正恩还提到改进洲际导弹、研制核潜艇等直接威胁美国的武器项目。这一表态体现了视拜登政府的态度采取相应行动的意图,但不少舆论担心朝方不会一直等下去。

定于3月初的韩美联合军演被视为一大变数。朝方对韩美联演表现出极端反感,反复要求停止军演,韩国政府也表示,需要时可以商量。拜登方面一直质疑特朗普政府时期暂停和缩小军演的效果,新政府初期对朝政策将得出何种结论引起各方关注。(完)

资料图片:2013年12月7日,在板门店,拜登和孙女芬尼根手持双筒望远镜遥望朝鲜。 韩联社
布林肯(左)和沙利文 韩联社TV供图(图片严禁转载复制)
拜登的对朝政策呼之欲出。 韩联社
阅兵式上的金正恩 韩联社/朝中社(图片仅限韩国国内使用,严禁转载复制)

knews@yna.co.kr

【版权归韩联社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复制】

关键词
主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