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Go to Navigation

朝鲜前外交官相继投韩背景引关注

朝鲜 2021年 01月 25日 17:44

韩联社首尔1月25日电 继朝鲜前驻意大利临时代办曹成吉(音)之后,朝鲜前驻科威特临时代办弃朝投韩的消息也事后曝光,其背景引人瞩目。

据韩国情报部门25日消息,2019年9月,时任朝鲜驻科威特临时代办柳贤雨(音)流亡韩国,入境韩国登记户口时可能改为现名。2019年7月流亡的曹成吉仅比柳贤雨入境早两个月左右。两人当时都因朝鲜大使被驱逐出境而代行大使职务。

朝鲜2017年9月执意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后,南美、中东、欧洲等国际社会纷纷对朝鲜大使下逐客令。2017年9月,科威特依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对朝决议,决定将朝使馆外交官人数由原先的9人裁减到4人,并驱逐时任大使徐昌植,柳贤雨因此成为临时代办。同一时期,意大利政府也以执意试爆核弹为由驱逐朝鲜大使文正南(音),曹成吉因此“上位”。

在国际社会加强对朝制裁,采取驱逐朝鲜大使等施加压力的情况下,上述外交官难以完成创汇上交这一朝鲜向驻外使馆布置的主要任务。因朝鲜财政捉襟见肘,难以照顾到驻外使馆的生计。据悉,因美国受到国际制裁的伊朗大使馆也因在韩银行交易受阻,需要从本国运来现金,金融制裁何等残酷可想而知。

当时国际制裁全面收紧,许多朝鲜外交官和创汇劳务人员都被迫回国。时任参赞和三等秘书的柳贤雨和曹成吉代行大使职务,上级不在给了他们可乘之机。曾从事贸易等创汇工作的外交官还担心经济问题遭受牢狱之灾,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冒险回国,不如流亡以绝后患。

为子女前途考虑铤而走险的朝鲜外交官也不在少数。举家流亡的柳贤雨就属于这一类。因学费昂贵,供孩子在海外上大学并非易事,而且习惯海外自由空气的外交官子弟回国后也很难适应朝鲜的社会风气,找不到好工作。而韩国对脱北者提供安居支持,如首尔市区大学招生时对脱北者给予特殊待遇等,这也是选择定居韩国的原因之一。(完)

资料图片 韩联社

knews@yna.co.kr

【版权归韩联社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复制】

关键词
主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