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Go to Navigation

韩慰安妇协议审查报告:前届政府与日签署阴阳协议

滚动 2017年 12月 27日 17:11

韩联社首尔12月27日电 据韩国外交部的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审查专案组调查,朴槿惠政府2015年12月28日与日本达成的协议另有隐情,在对外保密的协议内容中,韩国政府承诺努力说服涉慰安妇公民团体接纳协议,不援建海外慰安妇少女像。

专案组还在27日公布的报告中指出,日方希望韩方不要使用“性奴”一词,韩方在保密协议中响应称,政府只用“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这一官方口径。报告指出,被问及除韩日外长联合记者会公布内容外,有无其他协议时,前政府只回答,没有另就少女像达成协议,隐瞒了保密协议内容。虽然未在保密协议中约定拆迁少女像或阻止在海外为慰安妇树碑,也没有承诺不使用“性奴”表述,但为日方日后伺机干预留下余地。

12月27日,在首尔,韩国外交部慰安妇协议审查专案组发布审查结果。(韩联社)

报告还指出,韩国政府从谈判初期就把涉及慰安妇团体内容视为保密事项,这是以政府为中心的思路开展谈判,而非以国民为中心、以受害者为中心。2015年4月韩日举行第四次高层谈判并就临时协议内容达成一致,之后韩国外交部召开内部会议,并梳理了4个需要修改或删除的事项。其中包括保密协议中的海外纪念碑、性奴表述、少女像问题和对外协议中的少女像问题,说明外交部已经认识到保密协议可能带来的副作用。

报告指出,韩方在谈判过程中首先提出“不可逆”的表述,旨在强调谢罪道歉的不可逆性,但在达成的协议中被用于描述解决慰安妇问题的不可逆性。而外交部在谈判过程中并未向受害方告知最终地、不可逆地得以解决、避免国际社会谴责批评等韩方的义务,尤其是没有就日方援助慰安妇的基金数额征求受害者的意见,未能征得理解和同意。

专案组认为,在年事已高的受害者一一作古的情况下,前政府希望尽早解决慰安妇问题,未能在谈判过程中充分征求受害者的意见,而以体现政府立场为主,时任总统朴槿惠也表现出在韩日恢复邦交50周年的2015年达成协议的强烈愿望。

专案组还批评,朴槿惠当初将慰安妇问题取得进展设定为韩日首脑会谈的门槛,把慰安妇问题与韩日关系挂钩试图通盘解决未果,反而导致韩日关系恶化,随着国际形势变化,改弦更张造成政策混乱,总统、谈判负责人和外交部之间缺乏沟通,未能根据环境变化及时调整修正政策方向。

专案组指出,韩日关系恶化拖累美国的亚太战略,造成了美国介入韩日之间历史问题的后果。在这一外交环境下,韩国政府面临不得不与日本谈判尽早了解慰安妇问题的困境。报告如此回顾谈判背景,暗示美国曾干预其中。

专案组总结称,只要受害方不接受协议,即使政府之间宣布最终地、不可逆地解决慰安妇问题,争议就难免重演。这种历史问题很难通过短期外交谈判或政治妥协得以解决,要着眼长远结合价值共享、观念转变及年轻一代的历史教育谋求多线解决。

由民间和官方的6名委员组成的专案组自7月底起开会讨论20多次,对从第一轮韩日局长级谈判的2014年4月到达成协议的2015年12月之间的谈判过程进行了审查,除了调阅外交部文件外,还与主要谈判人员进行面谈。(完)

资料图片:2015年12月28日,在首尔外交部办公大楼,韩国外交部长官尹炳世(右)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会谈结束后亲切握手。当天,双方进行“慰安妇问题谈判”,并达成一致意见。(韩联社)

韩外长或在慰安妇协议重查结论出炉前访日
韩慰安妇受害者访美
慰安妇少女像立在纽约
慰安妇像坐上公交车
穿菊花裙的慰安妇
慰安妇纪念馆开放在即

knews@yna.co.kr

【版权归韩联社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复制】

主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