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Go to Navigation

驻韩美军司令:信任萨德拦截朝鲜导弹能力

滚动 2017年 08月 02日 16:31

韩联社首尔8月2日电 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2日在驻韩美军司令部官网上发文称,“萨德”反导系统具备的拦截朝鲜弹道导弹的能力十分可靠。

韩美联合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韩联社)

韩美联合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韩联社)

布鲁克斯就最近美军成功实施“萨德”反导系统拦截试验表示,通过本次中程弹道导弹(MRBM)拦截试验和此前的中远程弹道导弹(IRBM)拦截试验,让其对在韩国星州部署的“萨德”系统很有信心,相信一定能攻破朝鲜的核导威胁。

布鲁克斯表示,最近进行的试验是“萨德”反导系统拦截试验第15次和第16次取得成功,质疑布署在韩国的“萨德”能否摧毁朝鲜发射的弹道导弹令人不解。

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MDA)7月11日在阿拉斯加州进行“萨德”反导系统IRBM拦截试验,同月30日又进行MRBM拦截试验,均获得成功。(完)

videos 政府:韩美明年上半年确定战时作战权移交时间
政府:韩美明年上半年确定战时作战权移交时间

韩联社首尔10月14日电 国防部14日向国会国防委员会提交有关国政监查的工作报告资料显示,韩美决定争取到明年上半年确定美国向韩国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具体时间。据报告,韩美组建共同工作小组就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的条件和时间,以及移交的程序等正在进行商讨。 国防部指出,韩美决定再次推迟移交时间主要考虑到了朝核与导弹威胁,以及朝鲜金正恩政权对于美移交作战指挥权可能会做出的错误判断。 此前,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2日在首尔出席韩美安保会议(SCM)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韩美双方在会议上商讨了美国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时间,希望双方今后能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美方正在认真考虑韩方提出的(再次推迟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的相关问题。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就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表示,双方一致认为,目前朝鲜核武器和导弹给韩半岛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双方将根据《战略同盟2015》继续商讨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时间。他还说,)韩美应综合研究韩半岛安全局势及应对能力等,在经过认真讨论后最终确定移交时期。 至于朝鲜最近的动向,国防部表示,金正恩为了突显“爱民”的领导形象,以体育和民生为主展开公开活动。从今年8月之后,金正恩对游泳设施、医院和科学家的住房等进行了多次访问。此外,朝鲜军部正在加强炮兵和高射炮部队的射击准备态势,以应对韩方的对朝传单,朝军还在持续展开潜艇等的海上训练。 国防部表示,由于西海北方界线(NLL)附近的朝鲜和中国渔船捕捞活动增加,因此我军加强监视。此外,朝鲜重新启动了宁边核设施并持续展开导弹研究开发活动。 另一方面,第2届首尔安全会议(SDD)将于下月11-13日在首尔召开,包括来自韩国在内的23个国家和3个国际机构的180余人将出席会议。日本也将派遣副部长级人士出席会议。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韩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按计划,美国将于2015年12月向韩国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完) (END)

videos 驻韩美军司令:部分美军需留在汉江以北地区
驻韩美军司令:部分美军需留在汉江以北地区

韩联社首尔11月25日电 驻韩美军司令柯蒂斯·斯卡帕罗蒂25日在首尔龙山韩美联合司令部举行的记者恳谈会上表示,部分美军需留在汉江以北地区,同时介绍说,韩美联合司令部正在研究成立韩美联合师团事宜。 就将驻韩美军2师团改编成韩美联合师团一事,斯卡帕罗蒂表示,我个人认为如果韩美联合师团成立,韩美同盟的力量会有所增强。我们正在对成立联合师团进行初步研究。 斯卡帕罗蒂说,我们将重点研究联合师团成立工作,并同韩国政府高层人士就该事宜密切合作,但没有与韩国联合参谋议长崔润喜讨论过此事。他表示,部分美军需要留在汉江以北地区,这在执行防御韩方任务时会发挥积极的作用。因为该问题比较敏感,要谨慎对待。 去年韩美两国认为,驻韩美军2师团改编成联合部队,不仅能成为韩美同盟的象征,也能够展现对朝鲜的威慑力。但目前该计划暂时搁浅。 有关美国向韩国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问题,柯蒂斯·斯卡帕罗蒂说最关键的是不管何时移交都要具备成功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所需的能力。今后将由联合工作小组对移交时间和条件进行检查。他说,联合工作小组进行检查后将提交给领导层最佳方案。相信该方案会符合两国国家利益。 另外,对日本政府试图行使集体自卫权,他表示美国希望韩国和日本都遵守国际法规。我们以同盟的强大力量为后盾,为了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做出努力。(完) (END)

videos 韩美联合军演“关键决断”和“鹞鹰”24日起进行
韩美联合军演“关键决断”和“鹞鹰”24日起进行

韩联社首尔2月10日电 韩美联合司令部10日正式宣布,以防御为目的的年度联合指挥所演习(CPX)——“关键决断”(Key Resolve)将从本月24日起进行到下月6日,野战训练演习(FTX)——“鹞鹰”(Foal Eagle)将从24日起进行至4月18日。 韩美联合司令部官员表示,参与“鹞鹰”演习的美军增派兵力将从24日起投入演习准备,而“鹞鹰”演习将从下月初正式开始。在韩美联合军演日期正式敲定后,预计其间一直敦促韩美中断军演的朝鲜将会提出抗议。尤其是本月20-25日举行的韩朝离散家属团聚活动有两天的时间与军演日期重叠,这是否会给团聚活动带去影响值得关注。 韩国军方表示,参加此次“关键决断”的美军有5200人,包括1100名海外增派兵力,较去年的3500人增加1700人。这是因为去年的演习由联合参谋本部主导,而今年的演习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部主导。与此相反,参与“鹞鹰”演习的美军有7500人,与以往1万余兵力的规模相比有所减少。这是因为,受美国自动缩减预算政策的影响,需消耗大规模预算的驻外美军参与的野战训练演习规模缩小,而装备和物资移动较少的指挥所演习则得到加强。 另一方面,韩军去年有1万余名兵力参与“关键决断”演习,有20万名兵力参与“鹞鹰”演习,今年由于陆军部分兵力被投入到抗禽流感一线,因此参加演习的兵力有可能会减少。 驻韩美军司令柯蒂斯·斯卡帕罗蒂就“关键决断”演习表示,这是为加强韩美同盟准备态势而必需进行的演习。据悉,美军核潜艇将参与军演,但B-52轰炸机和B-2隐形战略轰炸机没有参与演习的计划。此外,韩美军方考虑到韩朝离散家属团聚活动等韩半岛局势,未公开参加军演的美军战斗力情况,而且还将低调(low-key)展开军演。韩美军当局本月9日已通过联合国军司令部向朝鲜通知了两大演习的日程,并强调这些演习是以防御为目的进行的每年例行演习。(完) (END)

videos 韩美基本同意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权 移交时间待定
韩美基本同意推迟移交战时作战权 移交时间待定

韩联社华盛顿4月3日电 华盛顿外交消息人士3日透露,韩美两国考虑到目前韩半岛的安全局势和韩国军方的准备情况,基本同意推迟美国向韩国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时间。双方正在就移交的具体时间和条件进行磋商。 韩美两国将于本月15日至16日在华盛顿举行韩美联合国防协商机制(KIDD)会议,商讨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时间和所需条件,随后于17日在华盛顿举行韩美日安全会议(DTT)。 驻韩美军司令斯卡帕罗蒂昨日出席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并表示,韩美工作小组正在就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最佳时间展开磋商,并计划在今年10月召开的韩美安保会议(SCM)上进行汇报。斯卡帕罗蒂特别强调说,两国不仅应当考虑移交的时间,更需要考虑移交所需的条件。 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于4月下旬访问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届时韩美两国首脑将举行会谈并商讨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问题,会谈结果引人关注。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韩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2007年2月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执政期间,韩美两国商定于2012年4月17日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2010年6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首脑会谈,将移交时间推迟到了2015年12月1日。2013年10月2日,两国政府举行韩美安保会议(SCM)并商定于2014年上半年确定移交时间。(完) (END)

韩美军司令出席韩美同盟财团成立仪式
韩美军司令出席韩美同盟财团成立仪式

4月26日,在首尔龙山区陆军会馆,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兼驻韩美军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出席韩美同盟财团(基金会)成立仪式并致辞。韩联社

(END)

韩国安室长抵美
韩国安室长抵美

当地时间6月1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杜勒斯国际机场到达大厅,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接受媒体采访。他将与美方就韩美首脑会谈、“萨德”相关事宜进行磋商。韩联社
(END)

videos 韩美16日举行作战指挥权高级别协商机制首次会议
韩美16日举行作战指挥权高级别协商机制首次会议

韩联社首尔6月15日电 韩国国防部官员15日表示,韩美战时作战指挥权(以下简称“作战权”)高级别协商机制首次会议将于16日在首尔启动,会议为期两天,双方将就移交作战权的条件和时间进行协商。 韩国国防部国防政策室室长刘济承(音)和美国国防部负责东亚事务的部长副助理大卫·海尔韦(David Helvey)将分别率团出席会议。国防部官员介绍说,在10月23日韩美安保会议(SCM)举行前,韩美作战权高级别协商机制会议会每月在首尔和华盛顿轮流召开。会议上,韩美双方将对移交作战权的时间和条件进行协商,以便两国防长在10月举行韩美安保会议时就此达成协议。 截至目前,韩美联合专项工作组对韩军应对朝鲜核武器和导弹威胁的能力等移交作战权的条件进行了协商。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和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于5月31日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商定新设高级别协商机制,使协商工作进一步提速。根据双方达成协议的工作计划,韩美两国将在今年韩美安保会议上最终决定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时间。 由此推测,在9月举行的韩美联合国防协商机制(KIDD)会议暨第四次作战权高级别协商机制会议上,移交作战权的条件和时间有望初显轮廓。有预测认为,韩美在敲定作战权移交时间时会重点考虑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威胁、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KAMD)和“杀伤链”(Kill Chain)系统构建时期。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和杀伤链将于2020年初完成构建,因此作战权移交时间很可能会从2015年向后推迟5-7年。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韩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2007年2月,韩美两国商定美方于2012年4月17日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2010年6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首脑会谈,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15年12月1日。今年4月25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同到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谈,商定重新考虑美国向韩国移交作战权的时。(完) (END)

videos 韩防长:即使美国请求日本自卫队进入半岛韩方也可拒绝
韩防长:即使美国请求日本自卫队进入半岛韩方也可拒绝

韩联社首尔9月21日电 韩国国防部21日接受国政监查,防长韩民求在回答提问时表示,如果朝鲜发动战争,而拥有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美国请求日本向韩半岛派兵提供支援,韩方可以对此予以拒绝。 韩民求指出,只有韩美两国总统发出命令,驻韩美军司令才可行使战时作战指挥权,因此在未经韩国总统同意的情况下,日本自卫队不可进入韩半岛。韩方的立场是明确的,就是行使集体自卫权等涉及韩半岛安全的所有问题必须得到韩方的同意。 9月19日,日本国会参议院表决通过了新安保法案,这意味着日本可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所谓的“支援”。对此,韩国政府19日发表评论,敦促日本政府坚持和平宪法精神,并强调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时涉及韩半岛安全和韩国国家利益的问题必须得到韩方同意。据韩国政府一位消息人士21日透露,韩美日将于10月召开“韩美日安全会议”(Defense Trilateral Talks,DTT),就日本国会表决通过新安保法案一事以及后续措施进行讨论。(完) (END)

videos 美国副总统彭斯访韩 明将会晤韩代总统
美国副总统彭斯访韩 明将会晤韩代总统

韩联社首尔4月16日电 美国副总统彭斯于16日下午3时24分许乘专机抵达韩国乌山空军基地,开启为期三天的韩国之行。彭斯17日将会晤韩国代总统黄教安,就应对朝鲜射弹等挑衅的方案交换意见。 彭斯下机后前往国立显忠院,开展访韩首项活动。他是特朗普政府官员中第一个参拜显忠院的人士。当晚,他将与韩美官兵共同参加复活节礼拜并共进晚餐。 17日,彭斯将会见韩国代总统黄教安,就应对朝鲜挑衅的方案交换意见。在会谈结束后,双方将共同发布会谈结果。据预测,双方将对朝鲜发出强力警告,并强调将凭借韩美同盟坚固的联合防御遏制朝鲜挑衅。在彭斯访韩首日的16日朝鲜试射导弹的情况下,韩美双方将提出何种信息,引人关注。 在多方认为朝鲜即将发起重大挑衅的情况下,韩美最高层会晤本身就有遏制挑衅的效果。另外,由于韩国前总统朴槿惠遭弹劾下台,韩美首脑会谈被搁置,黄教安与彭斯的此次会晤也是对内对外展示韩美同盟坚不可摧的契机。 访韩期间,他还将与韩国国会议长丁世均会面,访问非军事地区(DMZ),在韩国美国商会发表演讲。 之后,彭斯将于18日离开韩国,赴日本、印尼、澳大利亚访问。 彭斯是特朗普执政以来到访韩国的最高级别的官员。特朗普今年1月就任总统后,防长马蒂斯(2月)、国务卿蒂勒森(3月)先后访问韩国。这次彭斯携妻子和两个女儿一起访韩。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林圣男、韩国驻美国大使安豪荣、美国驻韩临时代办马克•纳珀(Marc Knapper)、驻韩美军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等韩美有关人士到机场迎接。(完) (END)

videos 韩美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权移交时间 未设具体期限
韩美再次推迟战时作战权移交时间 未设具体期限

韩联社华盛顿10月23日电 韩美两国23日在华盛顿举行第46次韩美安保会议(SCM),最终商定再次推迟原定于2015年12月1日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双方决定推进“基于条件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方案,且没有明确提出具体的移交时间,因此有观点认为,韩美的这种做法事实上可以看成是无限期推迟移交时间。 当天下午,韩国国防部长官韩民求和美国国防部部长哈格尔出席在美国五角大楼举行的韩美安保会议,并签署包括15个项目的《联合声明》。具体内容包括,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之前,韩美联合司令部继续驻扎在首尔龙山基地;到2020年韩军军事打击能力进一步升级为止,美国第二师团210炮兵旅继续驻扎在京畿道东豆川基地;为应对包括朝鲜核与导弹威胁在内的区域内安全环境的变化,韩美防长商定推进由韩方提议的“基于条件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方案。 两国提出的移交条件包括:能稳定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韩半岛及区域内安全环境;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之后,韩军具备主导韩美联合防卫力量的核心军事能力,而美国提供可持续的补充力量;韩军具备在局部挑衅和全面战争初期阶段应对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能力,而美国提供延伸威慑手段和战斗力装备等。两国商定,每年在韩美安保会议上评价以上三大条件后,两国总指挥官以此为基础最终决定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时间。据悉,三大条件中,针对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韩军应对能力是最为关键的条件。 韩军此前提议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期推迟至2020年代中期,届时韩国将完成“韩国型导弹防御体系”(KAMD)和“杀伤链系统”(Kill Chain,集探测、识别、决策、打击于一体的攻击系统)的构建工作。韩国国防部高层官员表示,韩美就移交条件达成了协议,并预测满足条件的时期大约在2020年代中期。韩民求向美方承诺,到2020年代完成韩军军事打击能力升级工作。 此外,两国根据去年在第45次韩美安保会议上缔结的应对朝鲜核武计划——“针对性遏制战略”树立了应对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韩美同盟“综合导弹应对作战概念及原则”。这是指探测、防御、扰乱和破坏搭载核武或生化武器的弹道导弹的作战概念。韩美决定以该作战概念为基础,树立应对核与导弹的作战计划,并将其反映在“作战计划5027”中。双方再次确认为应对朝核与导弹威胁应共享信息,并商定绝不容忍朝鲜侵略和军事挑衅、敦促朝鲜遵守北方界线(NLL)相关协定、共享信息应对网络威胁等。 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韩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又称战时作战权。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2007年2月,韩美两国商定美方于2012年4月17日向韩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2010年6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首脑会谈,将移交时间推迟到2015年12月1日。今年4月25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同到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谈,商定重新考虑美国向韩国移交作战权的时间。(完) (END)

驻韩美军司令出席韩陆军协会研讨会
驻韩美军司令出席韩陆军协会研讨会

11月4日上午,在首尔高丽亚娜酒店,驻韩美军司令文森特•布鲁克斯出席韩国陆军协会主办的研讨会。布鲁克斯在致辞时表示,最快将明年上半年完成“萨德”反导系统部署工作。韩联社

(END)

韩民主党萨德对策特别委员会
韩民主党萨德对策特别委员会

6月1日上午,在韩国国会议员会馆,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萨德对策特别委员会”委员长沈载权及委员举行会议,讨论国防部故意瞒报“萨德”反导系统部分装备入韩的相应对策。韩联社
(END)

韩国安室长启程赴美
韩国安室长启程赴美

6月1日上午,在仁川国际机场,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在启程赴美前接受媒体采访。他将与美方就韩美首脑会谈、“萨德”相关事宜进行磋商。韩联社/永宗岛机场联合摄影组
(END)

韩国防长人选宋永武
韩国防长人选宋永武

6月12日,韩国国防部,被提名为防长的宋永武回答媒体关于“萨德”入韩的提问。韩联社
(END)

韩民众对“萨德”毁誉参半
韩民众对“萨德”毁誉参半

6月27日下午,在庆尚北道星州郡草田面韶成里乡村会馆附近,赞成和反对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公民团体隔警方对峙。韩联社

(END)

韩公民团体反对“萨德”入韩
韩公民团体反对“萨德”入韩

6月30日上午,在首尔光化门广场,反对“萨德”入韩的韩国公民团体举行记者会。示威者高喊口号,呼吁政府撤销“萨德”部署决定。韩联社
(END)

萨德基地限制通行
萨德基地限制通行

8月2日下午,在庆尚北道星州郡美军萨德基地门口,韩国警方禁止闲人入内或拍照。韩联社
(END)

“反萨”美国民团访韩
“反萨”美国民团访韩

7月23日下午,在仁川国际机场,应韩国民团“反对部署萨德全国行动”的邀请访问韩国的美国市民和平代表团成员(左二、左四)入境后召开记者会,谴责代表团另一名成员、旅美韩人李某被禁止入境。他们将于25日举行记者会,26日参加在星州举行的反对“萨德”入韩的集会。韩联社
(END)

hmimi@yna.co.kr

【版权归韩联社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复制】

主要 回到顶部